澳洲幸运8计划
當前位置:首頁 >  大家

民革民革黨員付小方:

地質隊里的芳華

發布時間:2018-08-14  來源:團結報團結網

  

  本報記者 蔣天羚 萬李娜 特約通訊員 羅長中

  2014年8月29日,一則消息震驚“三稀資源”圈——民革黨員、四川省地質調查院副總工程師、綜合研究室主任付小方教授和她的找礦團隊向世人宣布,我國“三稀資源”戰略調查獲重大突破!在雅江縣甲基卡外圍花崗巖型稀有金屬重點驗證區,新發現氧化鋰88萬噸的超大型新3號鋰等稀有金屬礦脈,經濟價值巨大。在地質上,“三稀資源”指的是稀土金屬、稀有金屬和稀散金屬。它們是支撐國家“十三五”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生物、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新能源以及新能源汽車7大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的重要礦產資源。消息一經報道,立即引起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新興產業概念股反應強烈。

  去年冬天,記者第一次見到了付小方,年近60歲的她依然像年輕人一樣精力充沛,走路生風,步履矯健,小伙子跟她一起走路也是常常被甩在身后。不管是說話還是翻找資料,她都格外麻利。

  就是這樣一個人,帶領團隊完成了這項重大發現,為國家確立甲基卡為新興能源基地提供了資源保障。如今她依然忙綠在甲基卡為國家勘查鋰礦。

  高原“男人幫”里的女人

  甲基卡稀有礦田經過上個世紀70年代勘查之后,雖然各種就脈找礦和勘查工作不斷,但一直未獲得實質性突破,找礦之難可見一斑。

  組建一支科研與找礦相結合的隊伍,是取得找礦突破的關鍵。2012年,由國土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下達的“四川三稀資源綜合研究與重點評價”列入“我國三稀資源戰略調查”下屬的工作項目,由四川省地質調查院承擔,四川省地質礦產公司和西南科技大學參加。付小方和她的團隊這次面對的可能是一次載入史冊的找礦突破。

  如何獲得突破性進展,選區是首要任務。為此,他們查閱分析了大量前人的資料,在綜合分析研究的基礎上,建立了該區的初步成礦和找礦模型。

  2012年10月下旬,已是高原初冬,他們進入甘孜藏族自治州。甲基卡工作區位于雅江、道孚與康定三縣交界處,海拔4300至4600米,環境十分惡劣又是雷擊區,上個世紀70年代曾有地質隊員犧牲在這塊神秘的土地上。

  危險、寂寞、苦難無時無刻不跟隨著這群堅毅的地質人。為選擇重點評價區,他們吃力地在甲基卡荒原上穿越地質路線,地質調查、物探和化探測量分兵三路,各自開展工作。當年他們就完成了重點選區工作和綜合技術方法實驗,選定了有效的找礦手段,新發現了兩條鋰礦化脈,取名為新1、新2號脈,為后續找到新3……新11號礦脈的找礦突破打下了基礎。

  2013年6月28日,這是付小方一生中難忘的日子。大家天不亮就起床上山了,7點鐘驗證新3(X03)脈的先導孔01號終于開鉆了,鉆機轟鳴聲仿佛敲擊在付小方的心臟上。

  “見礦了!”不一會兒,一聲聲狂喜的呼號響徹荒原、響徹雪山。大家高興地爭相拿起第一塊礦心擺姿勢照相!而付小方馬上奔向山頂,尋找游離的通信信號給上級主管報告好消息。“當時真是高興得不得了!太不容易了!”

  軍人家庭出身的付小方,十七八歲時因為一部電影第一次接觸到了地質工作。這部《年輕的一代》講述了年輕地質隊員在青海高原上的奮斗故事,讓付小方對地質工作心生向往。

  “當時也是有很多機會從事其他工作的。別人可能會覺得你一個女同志,居然還要上高原做野外地質調查與研究。”付小方的川音抑揚頓挫,她自己回憶當時的情景也覺得不可思議。“我就是喜歡,當然是選擇上高原嘍!”付小方嘆了口氣,似乎也拿自己沒辦法。

  回顧當初的選擇,付小方沒有半分后悔,這種純粹的喜歡,即使經過近四十年高原的風吹雨打,依然沒有改變過。這四十年的高原生活里,付小方需要面對的是,男人要背幾十公斤的石頭,女人也一樣要背。要知道,彼時的付小方體重也只有80多斤,背上石頭樣品,走在崎嶇的山路上,踉蹌的背影成為大山里一記獨特的刻印。

  在暴風雪中參與救援滑到山溝里的車輛時,付小方并不會因為自己是個女人就躲到后面,相反,她總是第一個沖上前,用她的話說,“地質隊員不分男女”。

  進入高原研究室工作的付小方,才明白搞地質的男同志們原來都是“吹牛大王”。搞地質調查研究必須要有浪漫主義精神,不然面對高原上的惡劣條件,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堅持下去。何止是“吹牛”,上了高原的付小方都學會了吹氣墊床。十幾名男性地質隊員和付小方憋紅了臉吹氣墊床真是讓彼此越看越想笑。

  每年的四五六月,高原植物在拔節生長,這是他們考察研究的最好時節,但也面臨著與植物生長爭奪氧氣的危險。

  高原缺氧、山路難走,卻讓付小方練就了騎馬的本事。“我可以順著騎,橫著騎,倒著騎,反正怎么騎都難不倒我。”付小方露出驕傲的神情。但這種“嘚瑟”背后,是隊員們困苦的工作條件:崎嶇漫長的山路必須要讓隊員們學會不停地在馬上變換姿勢,好讓身體舒服一些,但即使這樣,騎馬導致的尾椎骨傷病依舊是那時地質人的職業通病。

  上個世紀90年代的川藏線,都是土石路,付小方工作穿梭的山間小路路況更差。路途顛簸,常年疾馳在高原上的解放牌越野車,平均每五年就要報廢一輛。“有時搭貨車或拖拉機進工作礦區,顛得我都快要從車里被甩下來。”路途艱辛,付小方還經歷過翻車事故。可每當看到換了新越野車,付小方就一陣興奮:“又要出新任務了,這次是去哪兒?”別人眼中的辛苦,在她眼里都是工作的樂趣。

  “樣品就是我們的生命”

  “樣品就是生命”——這是很多地質人的信條。從事地質工作數十年,在付小方的記憶中,不管是艱苦的年代,還是現在,“上山背饅頭,下山背石頭”是地質人的工作日常,而且這些石頭一背就是幾十公斤。

  “我們得把這些石頭背回去測試分析,調查研究才能繼續開展,才能得到我們要的數據。這是一切的基礎。為了采集這些樣品,有時行至上千公里,有時跋山涉水,很多地質人甚至付出了生命代價。”付小方講到,有很多老同志因為野外調查勘探時途遇暴風雪、迷路,干糧耗盡倒在了路上。當找到他們的時候,他們身上還背著幾十公斤重的樣品,那份責任讓人掉淚。

  ▲2010年9月,付小方在龍門山地震斷裂帶綿竹清平進行地震地質調查。

  回憶起犧牲的戰友、同事,付小方神情嚴肅:“是這些老同志用生命教會我什么是擔當。”

  四川污染鎘大米事件曾經轟動全國。事實上,污染可能與粗放式開采礦石有關,也可能跟地質土壤成分有關,兩種情況導致的污染不能一概而論。為了搞清楚鎘污染事件的始末,研究東縣大梁子鉛鋅礦與鎘污染的關系,付小方和學生跑去會東縣大橋監獄,付小方拿著介紹信幾經協調無果。監獄負責人告訴她:“我們這里是監獄,根本不能讓你去做采樣工作。” 但付小方想著一定要做成這個事情,于是想了個“餿主意”。

  付小方假裝成探監的家屬,混進了監獄招待所住下。第二天,付小方和她的學生租了一輛老鄉的車,趁獄警還沒上班,想辦法溜到了大梁子鉛鋅礦采場,跟犯人一起勞動采樣。膽子大得很的付小方跟他們說:“我們是學校的,過來采個樣品。”考慮到礦石樣品的均勻性,付小方實在不甘心采了一塊就走,她決心多采幾塊樣品。這樣一來,警察發現了她們,把她們劈頭蓋臉痛批了一頓:“這里關押的都是重刑犯,今天如果你們出點什么事,誰來負責?”挨了一頓罵,糟糕的是,樣品也全部被沒收。執著的付小方決計不能無功而返。后來,又想辦法把好不容易帶出的樣品石頭給拿回來。

  為了取得精礦樣,她們蹲守選礦廠鐵門外,運樣車出來,堵住汽車取樣品;為了解污染的情況,她們又走村串戶,一一尋訪。項目經費不夠,她自愿去給南京大學金沙江流域調查的項目當向導,這樣,她就能繞道途經礦山采樣……付小方如此“拼命三娘”事跡還有許多。

  雖然過程曲折,甚至是“不合規矩”,但是科學家這種對樣品的執著終究成就了一份有事實根據、分析科學的報告。付小方和她的老師侯立瑋根據采集來的樣品所做的“四川稀散金屬資源與開發利用現狀及建議”的研究報告,后來得到了四川省國土廳和四川省時任省長蔣巨峰的批示。這才有了后來四川省成為全國三稀資源戰略調查的示范省份。基于這份報告的數據支撐,2018年,作為省政協委員的付小方,向兩會提交了“亟待跨區域整合、統籌打造萬億鋰業”提案。

  做野外勘探,不光要具備專業知識,還要懂得隨機應變,要有膽識。“我們團隊經歷過車正過橋時突然垮塌了;遇到過泥石流、遇到過搶劫,遇到過狼群和熊。”

  那時車況差,川西、藏東地區路況艱險、加油站稀缺。大家都不走回頭路,因為沒有加油站可以加油。“最要命的是,我們也不能后退啊,前路未知,后路沒油給你加。很多地方荒無人煙,沒有人到過,我們只能自己在地形地質圖上挑選好路線,硬著頭皮往前闖。”付小方講述道。

  半個車身掛在懸崖上、翻車等付小方都經歷過,一直到現在,她還常常感慨:“這份工作最重要的是團隊精神,是一次次協作,讓大家化險為夷,才能有命繼續做調查科研。”

  汶川地震后預測了蘆山地震

  2008年的“5.12”大地震震驚世界,付小方至今仍然記得這場千年未遇的地震帶來的是怎樣的滿目瘡痍。

  作為國土資源部汶川地震科學調查工作組成員之一,付小方深入汶川地震災區進行野外地震應急調查。別人是往外撤,她卻是往里爬。“當時還有余震,建筑物和山體都還在崩塌,因為一定要在地震發生的第一時間找到原因,去識別什么破裂是地震造成的,這對災后重建有重要意義。”付小方說,地震預報從科學角度上來講目前還不能實現,但是做些防震減災和避讓還是必須的。他們為抗震救災部署及時提供資料依據,及時取得了汶川地震同震斷裂、破裂與變形量以及地震地質災害的第一手珍貴資料,為“汶川強震活動斷裂地表破裂特征與科學鉆探選址”打下了基礎。

  當時調查存在地震地質活動構造與地質災害不同專業相互脫節的情況,付小方認為,地震帶的地質災害因地震而起,有必要把這兩個問題串聯起來。這樣做的目的是更好地防震減災。為此,她承擔了省國土資源廳安排的“龍門山地震帶新構造特征及其對引發地質災害影響與控制分析研究”和“成都市第四紀斷裂及其活動性的綜合調查與研究”項目。

  這個時候,中國地質調查局又下達了“龍門山1:25萬武都縣、平武縣、廣元市、綿陽市、成都市五幅區域調查”的任務。要知道,這片地帶總面積78560平方公里,占四川總面積的六分之一,涵蓋了“5.12”汶川特大地震的極重災區和重災區。全國面積之最的區調聯測重大調查任務,落在了時任四川地調院基礎部主任付小方的頭上。

  面對如山的壓力,付小方猶豫的時間都沒有,馬上組織了地礦局精良的專業隊伍進行了全面調查,完成了區域地質資料的數據更新,為災后重建提供了基礎資料。對龍門山構造帶及鄰近地區潛在震源區所進行了強震潛在危險性區劃與預測,以及為最大限度預防和減輕地震災害提出的意見建議。“汶川大地震后那幾年,真是太忙太累了太危險了。身上多處負傷,至今還有好些傷疤。”付小方說。

  通過調查研究,付小方團隊科學分析預測了龍門山的南段會發生7.0級地震,這在當時還是屬于比較激進的預測。因為汶川地震后,很多人說一百年、二百年后都不會再地震了。但是付小方認為,原本的雙側地震,只發生了單側,還有很多能量沒有釋放,可能還有一次地震。

  這不是付小方憑空作出的論斷,而是他們團隊對龍門山300公里活動斷裂帶進行縝密科學的測量研究得出的結論。當付小方作為成都市人大代表把研究和相關專著帶上了兩會,說出這個論斷時還引起了一陣輿論嘩然。“這不是危言聳聽!”付小方認為必須加以重視。后來發生的蘆山地震,地震級數也與付小方他們推測的所差無幾。付小方的發言再次被人提及。

  “當時被選為人大代表,我就想一定要做實事、說實話,作些貢獻。”后來,地處地震帶上的成都市大邑縣在2013年邀請付小方去做防震減災的報告,引起強烈的反響。

  “城市規劃是一個綜合性考慮的問題,成都平原是一個龍門山活動斷裂帶前緣的一個構造斷陷盆地。新的城市建設必須要考慮地震帶的影響,首先在地震帶必須要有科學避讓距離。”作為人大代表,付小方發揮專業優勢為成都市提了很多建設性的建議,得到了中共成都市委、市政府多次表揚肯定。

  子承母業,地質人的精神一代傳一代

  兒子一歲八個月時,付小方就上了高原。付小方的父母和姐姐兄弟便輪流幫忙照看幼子。

  在她的一本日記中,人們可以看到一位地質母親的愧疚和煎熬:去甘孜州丹巴縣,15萬丹巴幅區調和揚子地臺西緣變質穹窿體課題組出隊。上高原的日子又到了,心里有些興奮,可昨晚戈戈哭著不要我走,心里又不放心兒子。早上,車開出城好久了心里還犯難。

  可即使是這樣,付小方仍坦言,每次出去接受新挑戰的興奮還是戰勝了對孩子的愧疚。事實上,與其說是愧疚,不如說是對兒子的信任。

  在兒子戈戈眼里,母親的堅強樂觀、對事業的執著深深影響了自己,為自己樹立了非凡的榜樣。在付小方的影響下,戈戈從小非常獨立,是成績優異的學霸,彈的一手好鋼琴,最大的特點就是“不怕失敗”。

  戈戈大二那年,本是南京大學大氣物理系的高材生的他突然想要轉至地科系,盡管地科系分數也都不低,這個大膽的舉動依舊震驚了整個物理系。

  “一開始我也不同意,因為自己是做地質的,一路走來不容易,要克服很多困難。夏天酷暑,高原上爬山氣都喘不過來。家庭也很難平衡到。”可即使這樣,付小方還是對兒子的決定表示支持。為幫助兒子盡快跟上課程,付小方決定給兒子補課,大年初一冒著大雪帶兒子到龍門山出野外,看石頭;2008年,付小方又帶著他去青川、北川地震斷裂帶調研。

  地質人的精神一代傳一代,這讓付小方感到非常欣慰。但在2003年7月,發生了一件讓付小方捏一把汗,甚至是不想再提起的事。

  就在付小方又一次上甲基卡和金川可兒因鋰礦區工作的臨行前,她的先生突然嘔吐入院。付小方喊來家人照顧先生后就匆匆登上了出行的汽車。原本以為只是消化道問題,但電話那頭傳來的消息讓她心驚:“是腦動脈瘤!已半昏迷,隨時有生命危險!”

  付小方慌了神,可電話打來時已經進山,不巧的是,車隊剛過二郎山就遇上了暴雨大塌方,出也出不去。付小方第一次有了頂不住的感覺。

  醫院里,先生需要動手術,刻不容緩,就差付小方在手術同意書上簽字。面對付小方暫時不能回來的客觀情況,在家人的堅強支持和安慰下,付小方一邊繼續工作,一邊等公路修通。

  為了不影響工作進度,也為了節省時間,在那幾天,付小方在海拔4000多米的甲基卡走路都是“跑”的,就這么“跑”著完成了所有工作。當所有人納悶的時候,只有跟隨付小方走南闖北開了多年車的司機知道她家里發生了什么。

  工作完成了,付小方跟隨康定公安局專派的領路警車,第一時間沖出大山,直奔醫院。這個時候大家才知道付小方經歷了什么,震驚的同時也被她的堅強所打動。“所幸先生手術順利,沒有留下任何后遺癥,并且一如既往地支持我的夢想。”

  “地質人很多時候真的愧對家庭,但是沒辦法,我們的工作性質是這樣的。前些天在甲基卡高原上,我的同事郝雪峰,也是一名年輕的爸爸,家里妻子打電話來說女兒肺炎發高燒,著急得不得了,但是這個爸爸什么忙也幫不上,只能掉隊在后面悄悄抹眼淚,被我看到了。”付小方說。

?

[責任編輯:趙博]
澳洲幸运8计划 江江苏快三绔走势图 秒速飞艇幸运计划 15选5走势图浙江风采网 11选5最新开奖结果河北 快乐十分遗漏前三组选 河内5分彩基本走势图 河内分分彩是不是官网 贵州11选5走势分析 竞彩篮球混合过关规则 20选五复式中奖查询结果